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以前也看过爱情电影,也在文中写过爱情。知道那种对爱别人的充实和对被爱的渴望是近乎狂热的。然而不论是别人的作品或是自己的臆想,那些汹涌的悲欢离合会引人泪下仅是自身拥有虚拟代入感的一种体现罢了。倘若真是有那么一丝“感同身受”,落下的眼泪不只是被伤心的剧情或值得称赞的演技所刺激出的,还混杂着过去、现在、将来;有感慨(感慨自己相似的过往)、犹豫(对当下产生动摇)、怀疑(自我怀疑)、惊恐(对未来变数的不安)、焦灼(不愿走向可能的末路)、痛心(不可挽回的悲痛),诸如此类。正如之前所闻,“偶然性在悲剧中是没有一席之地的”,事情在一切正常中滑向溃败才是现在的我真正害怕的。这份害怕应该给是前路漫漫的专情人独有的...

 

酒红的海

AU底特律变人 内容原创
标题来自《荷马史诗》

1.
伊诺克清清楚楚记得第一次去伊甸园夜总会的那天罕见地下了大雨。晚饭刚过,他正在自己的出租房里整理因可乐打翻而粘腻的录音设备,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门。那是罗德尼,一个不折不扣的胖子,毛发浓密且卷曲,在北美十月底下雨的夜晚穿着图案模糊的短袖汗衫和半裂的夹趾拖鞋,打着一把破洞的伞。他抖了抖皲裂的嘴唇,说自己最近刚得到已故父亲的遗产,希望和好朋友一道快活快活。伊诺克本无意在雨天出门,然而同擦干电子设备和计算失业后的开支相比,送上门来的刺激或许与吸食红冰有着相同的作用。他微微张了嘴,挑了挑眉,在经过一番短暂的思考后,他的手指敲了敲门框,同意了瘾君子的邀请。...

{ 2018-09-01 /2 /6 }
 

停了两个礼拜…

{ 2018-08-05 /2 /2 }

一切有关教堂与洛可可长裙的回忆已恍若隔世,而今她站在千疮百孔的海盗船上,直面惊涛骇浪。破旧的管风琴迷失在了第三乐章,内藏獠牙的美人鱼伺机歌唱。啊,他们都跳海了,与幻梦的爱情一道坠入黑暗。咸腥且冰冷的海水浸透了刀尖直指的胸膛。

{ 2018-06-24 /5 }
 

一些旧作

{ 2018-06-23 /11 }

长袜子皮皮——

是童年最爱呀...现在也还爱着...!

(服饰参考美绘版的插图)

{ 2018-02-11 /2 /8 }

>>>Peace and Havoc[不定期更新的日常]


想谈一个让我震惊且难过的事。有一段时日了,发生在一模考前,约莫一个月,是余光中先生去世的第二天。那天的语文课应该是在上一篇新的课文,教室里不算安静。语文老师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和蔼的女老师,据说人生阅历十分丰富。知识渊博自不必说,凡是学生谈及的文学相关内容无不知晓。吵闹的空气中,她仍在按自己的进度往下慷慨激昂地讲课,没去理会那些小打小闹的学生。可能因为她自知要听的人总是会听的,也可能因为在想别的什么事。忽然,她就文章中一个内容提到了余光中先生,向我们询问是否知道他。有几个同学聊得正兴起,一下没听明白老师的话,只叫道:“什么余光?”“我眼角的余光——”然后便大笑起来。我本想说自己读过他的《夜读》,却...

{ 2018-01-20 /4 /24 }
 

看到芥川的《橘子》里,“我不禁屏住呼吸,顿时恍然大悟。小姑娘很可能是要去当用人,把揣在怀里的几个橘子从窗口扔出,犒劳特地来铁道口送行的弟弟们。”

忽然想到彻子的叙述,“妈妈立刻跑过来,吃惊地发现爸爸在这里,不禁惊喜交加。本来以为再也看不到爸爸了,可是爸爸就在眼前。如果我不在那一刻掉到水沟里,爸爸一定会朝着我们已经离开了的月台拼命地挥着扇子,然后就出发了。”

过去的日子啊,它自有苦乐。

{ 2018-01-12 /7 }
 

等了整整152话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终于!!!
有生之年!!!!!!!!!!!!

近几个月更新速度越来越快
直到上一话看完都想请作者喝茶
约莫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就又更了
可能是作者自己都着急了哈哈哈哈哈

{ 2017-12-23 /4 /42 }

>>>无题[短篇/不定期更新的日常]

“我白日受尽干热

黑夜受尽寒霜

不得合眼睡着

我常是这样”

——《圣经·创世纪》31:40

 

我都想自诩是个“走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了。还有十天左右就要一模,明天下午是一模英语的听说测试,而我却连数学作业都没有写完,边打着呵欠边想着下周的生物竞赛(只是去玩玩)、不用交的历史练习卷、笔友寄来的她学校文学社的集子,以及,睡觉。

不慌,我可是个在地理高考前一天还给高三的老哥写长信共勉的人。与其说写下这些字完全是在浪费时间,那何不给其冠上“放松休息”的名号呢,也算为自己的懒惰找个使人心安理得的借口好了。

不过真的是很累啊,我的大脑叫嚣着。眼皮快...

{ 2017-12-08 /2 /4 }
 
1 2 3 4 5 6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