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黄绿色陶瓦房屋[正能?负能?短篇/不定期日常]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保守的,不过是保守人士中的“激进派”罢了。我喜欢被人平等对待,自然也会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别人,就算不欣赏,起码会保持尊重。然而自己知道,我所谓的“尊重”里头,其实包含了许多嘲讽与鄙夷。比如在面对我妹妹那在教育方面不负责任的父母时,我实在是难以克制自己的负面情绪。我害怕这些未来的东西,因为我看不见好的征兆*。

作为曾经的年级倒数,我也是浑浑噩噩过来的,直到今年马上要进入高三,紧张和压抑再次回到了我身边。尽管状态和成绩与以往完全不同,但本身的底子差多少还是增加了自己的空虚感。一旦大脑进入休息状态,我便开始思考许多诸如高三会被刻板的老师压迫到神经炸裂一类的问题,甚至在已经极度疲劳的状态下仍然恐慌地无法入睡。于是作为适当的放松与调节,我最近每周都会去一趟姨婆家(尽管我平时并不这样称呼她),也就是我妹妹的祖母家,和小姑娘一起游泳、写作业之类。那段时光是最为开心的,因为这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可爱的要命,并且脑回路比较超前,完全没有交流上的困难。

做完早间作业后,我照例教她玩MC。我是许久没有动了,于是她重开了一个地图,并利索地在出生点造了一栋房子。她用了清一色的黄绿色陶瓦块,看上去就像一块没有奶油的抹茶蛋糕。在功课这方面,她并不乖,总是不愿意写作业,是连最基本的每天半小时都需要催的那种。她父母也不多管,只忙着工作了。正是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很不负责任。

去新游泳馆的路上的风景,是我从未见过的。姨婆抄了近路。那是一条窄的只能勉强容纳两个人的人行道,两边满是茂盛的绿色植物,再边上就是河了,而河的对岸是另一片居住地。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为何会有这样一条小径,是拿来做什么用的,隶属于哪片地。路上偶尔也会有一片稍大的区域,能看见有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正站在河边的栏杆前望风景。姨婆开着助动车,熟练地在这条路上游走着。我坐在她身后,妹妹则蹲在前面。我家没有人用助动车,就算是自行车我也一直是坐在骑车人身前那个安在杠上的座位里的,于是极少的几次坐在非机动车后的经历会让我兴奋不已。我双手搭在姨婆宽阔的肩膀上,双脚努力向里靠拢着,以防路边的柱子把皮肤刮破。翠绿的草木和盛开的花在夏日午后的艳阳照耀下略泛金黄,顺着我们急驶而来的风大面积地向后退去,沙沙作响,像极了千与千寻里那个经典的画面。我们一路用正常的音量聊天,因为这儿安静地只能听见蝉鸣。姨婆不是个扫兴的人,她从不放弃享受每一刻的欢乐,于是便很自然地忘记了妹妹出门前是如何惹她生气,谈话间满是对自己后辈的关怀与爱。我感觉我们走了很久,才终于发现了绿植的消失和公路的出现。我感到了一瞬间的失落。人总是这样,对去往目的地的某段路途富有一种矛盾的情怀;既迫切地想要到达终点,又隐隐希望这座秘密花园永远没有尽头。

游泳馆确实是新建的,属于一所体育学校。游累的时候,我趴在干净的瓷砖地板边缘,可以看见玻璃门外的白色塑料座椅和绿色的草坪,背后是标准操场和砖红色的教学楼,楼与楼之间是过道,而站在高层楼的过道上可以眺望远处的风景,和初中一模一样。高中是由一栋大楼和三座矮平房所组成,因为校园面积过于狭小,只能往高处延伸。我不喜欢这样独立的建筑,加之它们的极度不美观,我经常怀念自己以前的学校(不仅是建筑),或是观望别人的校园。没办法了,我跟自己说。姨婆也对我说,没办法了,只能通过高考去考进喜欢的大学了。我自是知道向前看这个道理,却也不免对现实感到愤懑。两年了,我没有留一丁点多余的感情给高中,更不用说所认识的那么多人。不论我是否愿意去把他们植入自己的回忆里,他们都无法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甚至不拥有过客的身份。我的潜意识比我本身更早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那是在两年前的八月,当我头一回踏进这个校门的时候,我心中源于对未知的好奇和激动而燃起的化学试剂瞬间成为了一滩实验废渣。当时因为还有许多未接触的事物,我不至于失望透顶,还是乐观地接受了。只不过这份乐观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地寻不见踪迹了罢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场由填志愿时的随性而引发的噩梦,即将结束。

我潜到泳池底部,仰面看向那一束从窗外溜进来的浅色夕阳。这使我联想到MC里的自己,总是跳下湖水又浮上水面,四周是一片似火的晚霞。得空的时候,我也会带上指南针开始远征。翻过高山,飘洋过海;看着黎明祝福森林,望着星辰安然入梦。越过自诩的大邙山,见过毒火雀池**以及靠顶点生长的金合欢树,还由于一时兴起笔直往下挖而落入了世界的尽头,看见了一片虚无中的日月交替。拥有过自己的小牧场和小农场,经常为圈动物而头疼,驯服的三条狼皆无善终,及被岩浆吞噬、发现钻石、对付黑曜石这类琐事概不再提。这些对去过末地的人来说应该是很无趣的日常吧,但对目前的我来说还是一段很值得回忆的旅行。重开地图后,我帮着小姑娘一起搭建她的“抹茶蛋糕”,并为她在楼顶造了一个简易水晶宫。我教她耕种、畜牧、处理各种矿石,就像很久以前也有人这样教我。只是所有的这一切回忆,都跟高中时代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栋由黄绿色陶瓦所搭成的房子,也不知道哪天会由于系统故障或对MC失去了兴趣***而不复存在,就好像此时的妹妹,彼时的我,都会在某一段特定的时间发生变化,随后便再也寻不回来了。

午安。

2017.8.15中午 星期二 12:50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保守的我认为没有上进心的人不管怎样都是难以成功的......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性本善,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我也经常为大佬疯狂打call嘛,但还是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够更多地去了解这个世界,从任何一个方面。one day里男主成为了黄色主持人,他是有钱没错,却还是变了味儿。能立足只是最基本的啊。(主观思想,主观思想)
**当时想给心中的一些“盛景”起个厉害的名字,第一反应就是《山海经密码》里提到的这些............
***小小的吐槽一下.....mc pe最近的测试版虽然方便增加物品,但用起来却贼麻烦啊.........稍微有点不乐意玩了...................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