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FI】John/Kimi/Johnson 3#END

夕阳下,鹰眼匆匆赶回城堡,庆幸着自己没有来迟。他赶紧从后门进入城堡,冲向了自己的房间。他推开房门,迅速洗了澡,接着在透过窗帘的满堂暮色下更换上了国王的服装。接着,他梳理头发,别好徽章,穿上崭新的皮靴——这是Johnson专门为他订制的。他没有去刻意隐藏岁月为自己脸上刻下的痕迹,仅用清水再次洗了把脸。最后,他走向一面墙,对着某个地方敲了三下。接着,墙壁朝两边分开,从里面缓缓移出了一个闪着微弱海蓝色光芒的精致的环形黄金制品。他轻轻将它取下,从容而又坚定地将其戴上头顶。接着,他将暗门关上,一甩披风,推开了房门。

楼下的厅里已是座无虚席。Johnson坐在首席,与满堂的宾客一样边交谈边等待着国王的现身。他才刚刚成年,菱角分明的脸上仍有未褪的稚气。此时的他,衣冠楚楚,戴着曾经是Kimi的王冠——四王时期终究只是惊鸿一现,这不符合常理的现象只会被传成神话。鹰眼有些不习惯儿子的模样,就好像和Kimi一起疯玩过后他突然穿戴整齐地出现在你面前,说着:“您好,哥哥。”

鹰眼最后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手握酒杯,走下了台阶。

客人们在他经过之时都起立行礼,而他也一一微笑回应。有些人与他碰杯,他也举起酒杯示意,接着将酒一饮而尽。不过他只喝一杯,并不会让自己喝醉。他记得在一位作者的一本书里见过这样的句子:“不能喝醉的理由便是——作为王者要想看到明天的太阳,喝醉了就不能对抵着你背脊的尖刀有所抵抗。”

鹰眼默默路过某些趋之若鹜的群体,面对前来攀谈的达官贵人,敷衍着客套之语,嘴角不时地勾起微笑。

最终,他走到了儿子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紧张。Johnson笑了起来,满脸的对父亲的崇敬及期盼。鹰眼用行动回应了他。当然,他怎能让儿子失望。他已经让Kimi失望过了,并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他将空酒杯放下,拿起勺子,有力却沉稳地敲了敲。金属与玻璃相撞,发出了叮叮的声响。接着,闹腾的全场渐渐安静了下来。

鹰眼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口了:“首先,我很高兴各位今天能够来参加我儿子——边境岛未来的继承人Johnson的20岁生日宴会。从今日起,他将告别青春,步入成年。他将学习许多知识,将懂得何谓责任与担当,包括生而为王的守则。虽然,Johnson六岁之前与我一起经历了太多,童年并不完美,我很抱歉。但我还是想对你说,生活就是一场暴风雨,我年轻的孩子。要像那峙立的礁石,任凭海浪冲击,岿然不动,而四围狂暴的海浪很快就会消退了。这样,你才能再次见到明日的晨曦,你才会感叹这个世界多么的美好。相信待你君临天下之时,定能够超越我。生日快乐。我以你为傲。”

说罢,鹰眼在片刻的沉寂中坐下,紧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Johnson的一位挚友拍了拍他的肩膀,崇拜地看了看鹰眼。Johnson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角泛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在礼花和热闹声中,所有人过完了这场盛大的宴会。

鹰眼有些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血脉并未被垄断,他还拥有着自己的至亲,并且令人骄傲。是时候与过去告别了。

他将王冠与剑一同放回了暗门中,忍不住将手再次拂过有些粗糙的剑柄与剑刃。

“Goodnight,Kimi.”

————END————

原书战争结束时鹰眼35岁,结尾跨越到他76岁。在中间这段大空间内激发了无数xxxx嗯想象空间√

鹰眼在遗址里找到的火把是个梗,是雒沄当年使用的x当时雒沄看见受伤的如崧丢下火把举弓对准兰葬√

个别内容不是原创x鹰眼致贺词那段脑洞来源于电影《新基督山伯爵》√贺词中一句话取自马克奥勒留的《沉思录》√

→感觉不发原书只发脑洞的话没那么虐。。【算了吧xxx先发着xxx】

评论 ( 2 )
热度 ( 4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