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FI】边境岛「外传」#1

注明这里是外传。在原书结局的15年后。

文中的鹰眼是原创人物,名字不小心重名HAWKEYE了..qvqqq勿在意这些细节√

食用说明详情文末w

好吃求推/不好吃求轻伤/

﹉﹉﹉﹉

中午,艳阳高照。海浪拍打着崖壁,依旧冗长而沉闷,轻重不一,仿佛在抱怨着被炙烤的痛苦。

那座看似要被热量给融化的灯塔里,荼魔正趴在还有些冰冷的地板上看书。但是时间久了,他就开始感觉到僵硬和疼痛,便不耐烦地滚来滚去,接着索性把书一扔,躺在地上,擦了把汗。

正当他想发牢骚的时候,楼下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他把自己撑了起来,却惊讶自己竟然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把书捡起来放回桌子上,活动了一下筋骨。

“哎。”他叹了口气,走下楼梯,边喊着,

“是谁在门外?

   是魔鬼,还是挺尸?”

他等待着回答声响起之后再开门,可这次他却没有等到。他有些困惑,搭在门栓上的手也退了回去。他走到窗边,刚想看看是谁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荼魔,好久不见。”

他先是一愣,忽然猛得一步跨到门前,粗暴地拉扯着有些生锈的门栓,接着拉开了门。

当屋里屋外的两个人看到对方的那一刻,都愣住了。突然,荼魔笑了起来,但他的眼角闪过一滴泪光,双手也捂住了嘴,似乎在抑制着自己强烈的感情。过了一会儿,他平静了一点,终于说道:“你不也是吗,鹰眼。”

荼魔笑了起来,接着鹰眼也笑了。两人沧桑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好了,快进来吧,外面热的可以烤熟人了。”荼魔赶紧把鹰眼拉了进来,接着小心地探出头看了看灯塔外有没有人,再关上这道沉重的铁门。灯塔里的摆设看上去如同15年前一样毫无变化。鹰眼想着,绕着楼梯走上二楼,靠着那块通天的玻璃柱坐下。

“城堡里一切安好?”荼魔走上来道。

“你懂的 ,人民安居乐业,飞禽走兽怡然自乐,上下一片祥和的景象。想必你这里也不错。”

“是的,平静的都有点奇怪了。这一年来从来没有过大风大浪,这都不像海而像湖了。”荼魔说着,走到壁炉边上,把水壶取下来,舀了壶水进去,接着重新把它挂在铁钩上,并燃起了底下的燃料。

“忍一小会儿,水很快就开了。”荼魔说完,又开始捣鼓起抽屉里的什么东西来。他拔出腰间的匕首,往桌子上的什么东西戳了几下,接着将那块东西丢进了碗里,再找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分别往碗里撒了不等量的东西。当荼魔正在准备茶水的时候,鹰眼则来到了他的工作台前,看了看桌子上的书和笔记,似乎在想一些问题。

水开了。荼魔将火熄灭,接着用湿的布料提起水壶的把手,将水倒了一些到茶壶里。接着他拿起茶壶转了转,依次将开水倒进了用来过滤的滤网和茶海里,接着又倒进了两个茶杯。最后,他将水倒入了茶盘里。随后,荼魔才开始将碗里的茶叶倒进茶壶,开始泡茶。不一会儿,普洱的香气就沁入了鼻腔。

荼魔端来两杯茶,鹰眼接过细细地品了一口,接着突然叹道:“我们都老了,是时候让新事物来了。所以今天此行,我意在交代你一件事。”

“十几年不见,你说话越来越客套了。直接说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干。”荼魔放下茶杯,忽然摆弄起边上的刀 来。

“是这样的,我想了想,雒沄她们的东西虽比不上我的弓威力之大,可也不是什么玩物。那毕竟也是从古代武器上分离出来的东西。”他一直在转着茶杯,双眼也一直盯着茶水,“昨天我自己偷偷潜出城堡把她们的东西放回了密室里,而你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你灯塔的一楼的那个门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嗯,守住它们。”鹰眼拍了拍荼魔的肩膀,接着一口饮尽茶,啧了一声,“城堡里可没这么清香的茶。谢谢你了,我先走了。”

荼魔盯着前方,陷入了沉思。茶杯还悬在手中,但那只手却不安地摩挲着这陶土制品。随后,是铁门砰上的声音。

TBC.

﹉﹉﹉﹉

——当时结局是全体阵亡,只留鹰眼/John和荼魔。

——鹰眼是至尊国王〖好像太高级了点。_。〗,荼魔是看守灯塔的人。

——原书结局时鹰眼36岁,15年后也就是51岁。〖番外见我的lof前面有发过,是14年后,他找到了弟弟Kimi的剑,以及去狄斯城转了一圈,顺便是儿子Johnson的20岁生日〗

——此时荼魔……算他48岁好了。〖这么随便?!

——原书还在改!暂时不发,并不影响外传的连载!〖!?

——关于雒沄这个人下章介绍w

——暂时介绍到这里!以后每章出的人物再另行介绍prprpr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