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FI】边境岛「#15。Ⅰ」

﹉这章大家粗略看看就行了!重点在下一章完结+虐狗﹉

“喂,Johnson!你在哪儿!”极电喊道,“快出来,别跟我说你摔死了啊。”

“死人怎么说话呀。”Johnson不耐烦地应着,挠了挠晕眩的脑袋,“还好平台不是很高。”

“咳咳,我不就在说话嘛。”极电不爽道,把他拉了起来。Johnson愣了愣,沉默了。

极电也呆了一会儿,接着粗鲁地背起他道:“啊,我不是在这儿嘛。好好珍惜吧,小子。”

他们又爬上了悬崖,这回翻上平台的姿势不太好看。

“嘿,你们终于回来了。”Kimi的情绪调整地很快,“快点烧了它吧,我感觉它要爆发了。”

“我来。”Johnson猛得放出火焰,直接扑到了边缘之灵上,伴着黎火族力量的帮助双手触到了它,接着紧紧地握住,但他突然大叫了一声。

“Johnson!”鹰眼焦急道。

“不要动!你——”Johnson话刚出口就顿了顿,但他还是轻声道,“您的伤还没好。”他的脸上开始有汗水留下,紧蹙的双眉似乎预示着什么。极电突然尖叫道:“你的手!”

“怎么了?!”鹰眼吼道,努力想要走动,却还是被Kimi扶住了,后者则道,“让你别动!”

鹰眼刚想发话即被极电伸手阻止,并对Johnson吼道:“让我来,我不要紧。”紧接着他也放出了火焰,冲过去的同时用肩膀把Johnson推开,双手则一刻都不放过地擒住了边缘之灵。

Johnson在脱离危险后瘫软地跪了下来,双手的掌心被灼伤地血肉模糊,身边腾起了一团烟雾,伴随着肉体被烧焦的难闻气味。鹰眼一把推开发愣的Kimi,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儿子面前,颤抖着捧起他的双手。

“天啊。”他不可思议地喃喃着。

“我没事……我没事。真的,父亲,我没事。”Johnson重复着,他只是不想让鹰眼为自己心疼,但他没法再说下去了,因为他发现他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

“Oh,god.”Johnson抬了抬头,顺便让那些没用的、被感动的或者是因疼痛而起的眼泪倒流了回去,接着调整了一下情绪道,“谢谢……不用担心我。真的不用担心。”他顿了顿,“我……我可能知道您在想些什么。您不用为自己的选择或是一些无法左右的事所悲伤自责,就好像母亲那样。如今这是我自己的判断,而且我认为自己需要有探险、去尝试的精神……我想您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吧……比如不听父母的话,对吧?”

Kimi默默地看着他们,自然也听到了所有的对话。他的心突然被触动了。

“好了,现在不是该说这些的时候。”Johnson有点担心极电,虽然后者一直没表现出异常,“亲人之间就是这样,有时候会有点奇怪,但既然……既然我们彼此都有些隔阂,我觉得把爱放在心里就好了。”他知道父亲在那件事上还是没原谅自己,真的是与自己一样幼稚。放在心里吧,有些事不要说清楚反而更好些。

鹰眼欷歔地喃喃了些什么,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嘿,鹰眼。”极电终于忍不住发言了。他的双手也被严重烧伤,但基于他的身体,在伤口并没有扩大的情况下痛感一直侵蚀着他,刺激着他的大脑。他呲牙咧嘴道,“我实在是不行了……雒沄在哪里?为什么没有把她带来?”

﹉﹉﹉﹉

甲板上,那群人似乎没有因为首领的死亡而衰减任何的士气,依旧热火朝天,似乎直到流尽了最后一个人的血都不想停歇。

雒沄不知为何一直躲在舱房里盯着手中的木制羽箭发呆,完全屏蔽了门外的喧嚣战场。她用拇指轻轻拂过有点凹凸不平的箭杆,似乎想捕捉点什么。

没错,光靠我和极电是不够的。还需要古叶和暮雪的后代,但他们都是已故之人,根本无法听到我们的求助,况且也不一定会帮助我们。到底要怎么办?难道只能靠我们了吗……

她的瞳孔突然剧烈收缩了一下。

感觉到了!雒沄的手指久久地停留在箭头处,有点颤抖。没错,藤蔓的力量,古叶的呼唤,还有——还有丁香叶的生命……感觉到了!

“虽然很微弱……”雒沄猛得打开门,举起弓一把打向海盗的脑袋,接着将他踹开,匆忙跑到了船舷边,举弓对准了前方。对准了悬崖的平台方向。在那里,有飘出的细细烟雾为她定位,有手中越来越浓的跳跃的生命为她指路。她猛得拉满弓,一箭射向锁定的方向。接着唤醒隶属于铃水族的海洋,乘着汹涌的波涛直达彼岸。

﹉﹉﹉﹉

一朵绿色的光芒昙花一现地消失在了火焰的中心。极电突然觉得烧灼的力量被压制了许多,自己也更能使出力气来了。他有点兴奋地叫道:“嗷,一定是雒沄来了!”

“胡扯什么,我才刚刚到。”雒沄一脚刚刚着地便叫一股来自深海的力量推向前方的熊熊烈火中,就好像一股美妙的泉水冲刷了极电干渴与灼痛的双手,在心中绽放了一朵馝馞的泠花。

极电仿佛一下子从身陷囹圄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拼命忍住了没有开玩笑地对她表白的冲动。他才不想被另外两个人打死。

“我获得了古叶的力量。”雒沄对他道,“十五年前丁香叶送给我的一堆箭竟然还在,上面就附着她的力量。”

“那暮雪族怎么办?”极电欣喜中还是感到不安,“他是绝对的敌人,他不可能帮助我们。”

“没错!是不可能。”突然,一阵缥缈的声音从极电的掌中传来。他和雒沄都立刻辨认出了声源是谁。

“所以……所以你已经准备好了是吗。”鹰眼也猜到了,冷笑一声接过它的话。

“正是!”边灵神放肆地笑了起来,“只有三大族根本不能制我,而我早就料到暮雪族的唯一传人是不会借力量给你们的,否则我哪里来这么大的信心控制你们?”它哼了一声,“所有的……所有的我说服你们复活的理由都是假的,只不过基于一种非常可能实现的可能性。只是你竟然识破了。”它转向Kimi,吼道,“你的仇恨呢?你怎么又和你哥哥站在一起了!你应该愤怒,你应该杀了他,你应该为曾经的那些不美好的回忆复仇,你应该举起你的剑夺回你所拥有的一切!”

“闭嘴!”Kimi觉得厌恶,“十五年前,我听伊撒弥尔说过这堆蠢话,如今你又来重复一遍。要杀我早就杀了,轮不到十五年后你来对我一个死人说着假装善意的怂恿之言。”

“那你当初复活是因为什么。”边灵神丝毫没有伊撒弥尔那无能的德性,“你不是想来阻止这一切然后称王的吗!?想想你当时定下的契约!”

“一切?”鹰眼不解地看着Kimi,“阻止什么?”

“阻止我和你之间的情感。”雒沄接过话,努力抑制着愤怒,“对吧,伟大的边灵神啊,您一定是想借Kimi的身体统治边境岛吧。”她的语气带着讥讽。

“啊,你竟然恢复了记忆。”边灵神自嘲着,“不过我也料到了。Kimi,你完成了么?你当时不是非常气愤不能理解么!雒沄和极电呢,你们根本没有扰乱John的精神!你们什么都没有完成,只是一直在耗费着我的能力活在当下,现在反而要与我想置其于死地的人一起将我消灭!笑话,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你们没有完成约定,相信我,我不会心软的!我可是神啊,没有人性!”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