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Endless#5

嗯x许久未见食用说明了...这次忍不住加一下主要是因为窝特别喜欢结尾(对就是自恋)所以有兴趣的人可以戳进去瞅瞅(。・ω・。)ノ♡嗯x后章有糖。

预计第七第八章完结√

食用愉快啦w

◇◆◇◆◇◆◇◆◇◆◇◆

“然而今夜风平浪静。”

那个歪嘴、瘦弱的男人再次出现在了甲板上。烈日透过他残缺稀疏的睫毛,点缀在了双眼的一点阴影上,映入了浅绿色的浑浊双眸。

Thea啜了口滚烫的咖啡(刚刚从船长室拿来的),眯起眼睛看了看他:“好吧,那真是谢天谢地了。”

“可他们今夜会去拿骚。”他用一只指关节突出的手抚了抚下巴。偏黄的指甲里依旧粘有淤泥,好像他昨晚刚在土里刨过似的。

“嗯哼,也是时候了。”女人并不表示惊讶,只是翘起上嘴唇,皱了皱眉头,“你很开心,嗯?”

“嗯。”他又把两只手抬了起来,开始抠指甲。

﹉﹉﹉﹉

确实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Thea望向窗外。

一转眼就五年过去了,Kimi和John再也没有出现过。据说他们跟着一艘船出去之后便杳无音讯了,可能是沉船,也可能是被劫了。她也渐渐从最初的震惊与悲伤转换成了释然,将某些感情深深地葬入心房。

某日,趁着暑假,Stuart一家准备越洋去美国拜访一位亲戚,预期要两个月后才能回家。出发前,Thea在离开自己的房间前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行李冲向了化妆台,猛得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精致的镶钻的盒子来。她又在堆满香料的架子上翻出了一把钥匙,用它开启了盒子。

她终于平复了呼吸,而心跳却愈加快了,就好像还未完整地松一口气立刻又有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似的。她咽了咽口水,颤抖地取出一个有光泽的东西。

瞬间,几年前的一幕再现眼前。夕阳从她身边的窗帘中透过,模糊了她的半边轮廓,渗入了那似晴日海面的剔透灰蓝色眼珠——它所散发的光辉恰如五年前一般,不曾改变。

滚落的泪水滴在了镀金的合金海锚项链上,扩散着,似乎想将那层亮闪闪的外皮进一步剥蚀,以使那点点银灰重见光明。Thea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将它戴上了脖颈,让那颗微凉的小东西贴上自己温热的皮肤,似乎正呼唤着心脏。

﹉﹉﹉﹉

“船上的日子一如既往的普通,只是我始终紧握着那个锚的项链,心中焦急且烦躁。

“忽然,”Thea回忆着,“有天中午,一艘海盗船出现在了望远镜所能看见的平面上。整艘船都开始慌乱,船长扯着嗓子将任务分配给每一个人,所有的炮口都打开了,水手们在船舱里乱成一团,忙着装填沉重的炮弹。客人们都躲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停地划着十字,嘴里颤抖地嗫嚅着什么,满脸的惊恐。

“而莫名地,我却冲到了甲板上,整个人都靠在了船舷上,极目远望那艘迅速逼近的海盗船,倾斜地几乎要掉下海去。不停地有水手从我身边跑过,有些还不忘吼着叫我回去。而我对他们不予理睬,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内心兴奋又恐惧。我浑身战栗,胃里像被塞了许多羽毛似的瘙痒难受,又被饥饿感搅得压抑急躁。早饭的味道又随着一股液体用上咽喉,酸得恶心。但我竟上气不接下气,无视了身体的不适,依旧盯着那艘已经能看清那上面每个人的面孔的船,涌起了一阵抽噎的抖动。海洋的腥味冲进了鼻腔,任由海风肆虐同凌乱的头发一起拍打我头颈以上的部位,将一顶皮质帽子吹落在地,向后滚去。

“'开火!开火!'

   '你他妈的倒是快点啊!'

   '闭上你那张操蛋的嘴!'

   '该死!去他的交易!'

“楼下的水手和对面的海盗都在咆哮,人人都急得发疯,而他们一定也觉得我疯了,竟然就这样站在最危险的地方纹丝不动,他们觉得我一定是个该死的神经病。我不管,全都不管,我只管盯着前方。我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一定有什么我极度渴望,一定有……

“我握紧了锚形吊坠。对面的火力炸得我们整艘船都在震动,木屑与断掉的绳子满天飞,海水冲上晴天又洒了下来,像下雨似的淋湿了整个甲板。我把该死的粘在我眼前和脸上的湿漉漉的头发向后拨去,伴随着火炮声、吼叫以及海浪的咆哮,身后隐约又无比清晰地传来了痛苦的嘶鸣。血水流至了我的脚边,弄脏了我的白色皮鞋,溅上了我的小腿。但这些都不重要,都不重要!我只是集中精力,急切地在那艘船上搜索着什么。一定有的……一定有的……一定——”

“'操他妈你们都该死!快给我停下这狗日的大炮!'”

——没错……没错,是他的声音!

“'叫你停下来听见了没!?靠舷!靠舷!拿出你们那该死的绳索和靠舷杆,否则我会用枪口堵上你们的菊花!'”

——它瞬间掘起了那份早已埋藏心底的感情,并且愈来愈浓,愈来愈烈,几乎要让人窒息。

“'Jeez……'他的口型暴露了他的话语,'太令人意外了……这真的是……'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同样一直盯着前方。”

她渐渐收紧拳头,感到锚的尖锐处刺痛着她湿润黏稠的掌心。兴奋的疼痛。

——一定有那个人。

TBC.

评论
热度 ( 4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