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6

依旧食用说明!不知道糖的甜度够不够!不过这是偏现实的短篇,肯定不能太甜啦(。)

终于忍住没腐向x

这章有点长!食用愉快x

◇◆◇◆◇◆◇◆◇◆◇◆

“‘天呐,Thea...Oh...’

“于是对面船上的那个男人轻松就跨越了两艘船间的缝隙,跳到了我的身边,突然捧起我的脸吻了下去。我又激动又生气,真想给他一巴掌,但我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于是趁着呼吸的空档,我们额头贴额头,我温柔又努力带些责备地询问他让我愤怒的原因:‘你都去哪儿了?你都不告诉我——不,Kimi也是,他没有再来找我!我无法找到你们——’

“‘因为发生了些意外的事……被抛弃了——懂吗。’他喘息着,‘我没能跟你说……我以为你不是……’他垂下眼帘,移开左手,用食指轻轻托起了她项链上的吊坠,拇指抚了抚它镀金的表面,笑了起来,‘看来你是没有忘记。’

“‘当然……怎么可能忘记。我是真的——'我一边流泪一边笑了起来,但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是他们的谁……船长吗?’

“我十分不情愿却又有点兴奋地看到他点了点头。‘为什么?我不能理解——你觉得跟他们在一起……噢,你都在干些什么你知道吗?那是要上绞架的,而且是很难回头的……你这是在拿生命开玩笑……不——’‘不是——遇到了一些问题——很棘手——很棘手的问题。以后和你慢慢解释……’‘不行,我必须知道。这是件很严肃的问题——’我们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都没意识到身边的局势发展到什么地步了,直到他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突然摔倒在地。

“‘John!’我尖叫道。我后来才认识出手的这个人——他叫Gabriel,强壮的掌舵人。头顶光亮,白的反常的皮肤上纹了密密麻麻的东西,看上去像个粗鲁的傻子。但他其实懂点知识,在拿骚那儿养着一个老婆和几个孩子,而且从不干别的女人。但此时的我对他的行为除了惊恐就是愤怒。我靠在船舷上,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他把他肥大有力的拳头砸在了John那张漂亮的脸上,顿时有鲜血从他的鼻腔里涌出。他闷哼一声,一时只能抵挡,似乎找不到Gabriel的任何缺点,连拿出刀枪的时间都没有。我又听到那条壮汉吼着:

“‘John Lynxel!你每次都这样,他妈的真是受够了!这几年来我们跟着你几乎就是在喝西北风,你有没有脸说说你干了些什么?嗯?每次都是女人——在拿骚那儿有操不完的妓女,你非要在战斗成功的最后一刻让我们停下就为了看一眼船上女人,几乎一半的船都能反击我们,弄到最后什么都没捞到。哼,等到成功了你想干谁就干谁不是吗?真不知道失败后你抱着女人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思考过一点你在干什么!而且你敢说你没有透露过信息给那些精明的母狗,哼?’

“他保持着相同的轻重向对方的身体打去,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他把John按在地上,接着抽回手,睥睨地看着他咳出血来,似乎十分解气。接着他又瞟了我一眼,移开了视线。我瘫坐在了甲板上,完全愣住了。我想回避眼前发生的事——这不可能,这太可怕了,这不适合我。但它就发生在我面前,我除了无能地流泪什么都做不了。我的神经紧绷着,十分想做出些什么事来表达我的愤怒——比如抢过他的匕首并将刀刃扎入他的脖子,但我的教养和能力不允许我将这些想法付诸行动,它们仅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只有一个女人受到惊吓后正常的反应,仅此而已。

“然而就在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个人猛得把我拉了起来,弄痛了我的手臂。我的裙摆和衬裙被粗糙卷起的甲板边缘勾住并在起身的时候被扯坏了,我叫了出来。那人吼了些什么我根本无法透过自己害怕的哭声听见,只知道他用一只干瘦却强有力的手掌把我拽走了,拖到了对面的海盗船上,同时身后隐约传来了不同的嘶喊以及利器划过脖子的声音,最后伴随着疯狂的笑声和海浪的低吼,门在我身后砰上。

“我只感到无比的惊恐,异常强烈。那人把我甩到墙角,单手钳住了我的脖子。我咳嗽起来,眼泪和鼻涕几乎都糊在了通红的脸上,狼狈至极。我尽力用手去掰开他的束缚,或者将他推开,但我的双手颤抖无力,拍打在他坚实的汗涔涔的胸脯上简直就像一根羽毛在挠痒痒。我顾不得什么修养了,我必须让自己远离他的侵犯。我叫他滚开,叫他是婊子养的魔鬼。我口不择言,声音微弱却带着一腔愤恨。在短暂的一愣过后,他狞笑一声,松开那只手并向下移去,攫住我的领子将我按在地上。我尖叫了一声,用脚疯狂地向他踹去。他骂了几句,怒吼着什么Lynxel是滚蛋,他的女人们也一样,迟早会把他吊死在桅杆上之类的话,一边摸索到了一把滑膛枪并朝我身边扣动了扳机。子弹穿透木质地板弹起了木屑,伴着火药的烟味,我扯着嗓子哭喊着,对他的恐惧达到了极点以至于我真的再也没有力气反抗。我晃动的双手被他强行按在地上,蹭破了皮,一阵刺痛。我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俯下身子,汗臭和酒臭味交织,熏得我想死,只能抽搐着等待巨大的耻辱降临。

“只是我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可怕的枪声,我只看到我眼前的人的脑袋突然变成了一堆血肉,湿漉漉的粘稠红色液体涌到了我身上,我已经怕得再也叫不出来了,几乎要昏过去。我艰难地撑着地板向后挪去,忽然有谁搭上了我的肩膀,我立刻敏感地甩开那双手,说了些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接下来那个人温柔又稳稳地抓住了我乱挥的双手,一边是细声呢喃,一边摩挲着我的肩与臂膀,将挣扎的我拥入了一个安全的港湾。我突然意识到那是谁了,整个上半身渐渐软在了那宽阔的上下起伏着的胸膛上,脸埋进了他充满灰尘却温热的棉布上衣,泪水再也无法停止地喷涌而出。我抓着他的衣摆与宽大的衣袂,微微颤抖。伤口因拳头的紧握又开始流血,而他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慢慢使我的手放松,接着让自己的掌心贴上我的掌心,再后来,十指相扣,用他的拇指轻轻抚摸着我的合谷处。”

Thea提起羽毛笔蘸了蘸墨水,她写着写着就忘却了时间,写着写着就记起了曾经的一切。回忆使她激动与怅然,使她沉浸与痛苦,使她感慨与流泪。她深吸一口气,迅速用袖子擦去了莫名其妙的眼泪,咬了咬嘴唇。

“‘唔,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没事了……’

“‘我在这儿——不会再有刚刚的事了……那只是个意外……乖……好啦——我在呢。’”

TBC.

◇◆◇◆◇◆◇◆◇◆◇◆

下面啊……可有可无233333

——“其实我那会儿已经缓过来了,但还是想再平复一下情绪,但他似乎没意识到。顿了一会儿,他装作为难地说着:‘哎,真的没事啦……那个——Kimi也许要吃醋了。’

“‘你——’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我不禁笑了出来,真是可怕极了。因为Kimi刚好路过门口。”

评论
热度 ( 2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