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1

典型的哥特式建筑物。
她的裙摆抚过那根意大利风格的柱子,推开了那扇高大严肃的门,踏进了木制地板铺成的走廊。从尽头的窗户而来的阳光洒进了充满陈年的木头味的走廊,模糊地勾勒出了每扇门框的轮廓,让一片满是刮痕却干净光滑的地板泛起了浅色的光芒。她推开那扇熟悉的门,来到了曾经的教室里。她的手略过颜色与地板一样的一个个独立的课桌椅,走近了一扇窗。飘起的高级布料帘子在她周围律动,一不小心就让温柔的风儿亲吻了她的脸颊。
突然,一阵嘎吱的声响惊扰了她。她猛地回过头。她看到了John。
她松了口气。“你跟踪我?”
“作为我的小太阳的侍卫,难道不该这样?”他笑笑。
“谁是你的太阳。”Thea翻了翻白眼,“你在勾引我。”
“可你看上去很享受。”他看着她扑到自己怀里。
“你很坏。”她抬起头看向他,亲了他一下,“这是惩罚。”
﹉﹉﹉﹉
“下星期我们要开一个晚宴。”Maria在餐桌上对家里的所有人宣布道。一双艳丽的唇一开一闭,好像跳动的玫瑰花瓣,“我希望请柬已经发出去了。”她看向一个男士。
见他点点头,Maria再继续往下道:“你们该清楚各自的职责,就算在舞池中盯着对方的眼睛转圈甚至想离开去找个角落干事时也别忘了向Austin家族的人谈论财产的事情。”她一字一顿道,“我们必须夺回莱蒙利斯庄园。”
Thea向站在一旁的John递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他们邀请了Ivy.”早餐结束后,John说道。
“我猜到了。他们是故意想把Austin家族的人都请来吗?”Thea皱了皱眉头,“事情是不是发生地太快了?”
“我也这么觉得。”
“圣母玛利亚,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掺合这件事。你却不听,还跑到这儿来!离那群危险的人这么近——”
“那也就说明,你也很危险。”他打断她的话,“我怎么可能不顾你的安危自己去天地间逍遥?”
“那你准备怎么帮我?在这件事上,你的身份使你无能为力!”
“但我能作为侍卫一直盯着你,防止有人想要谋杀你。这就是我到这儿来的目的。”
Thea移开了视线,叹了口气。
“想去看看她吗?”John又道。他很会扯话题。
“谁?”
“莱蒙利斯——你的家。”
﹉﹉﹉﹉
John被派去给这附近某一块区域的贵族送请柬,顺便去集市上寻找清理烟囱的人。他手上拿着一打已经敲过代表Stuart家族的火漆的精致信封,拉着Thea跨进了马车。
“真幸运,你家正好在那附近。”
“我都不知道我还是否认得她。”为了方便潜行,Thea换上了那套海盗的装束,并把头发盘了起来,“Austin家的人有好好对待她吗?”她突然瞪大了眼睛。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的天,John,我有记日记的习惯。”她紧张了起来,“你觉得如果一个恨我的人发现了我最隐私的东西,她会怎么样?”
“她会把这本本子作为把柄。”
“何况我记录了每一个细节!噢,他们会发现我居然爱上了一个地位比我低的人,还有那些可笑的过于开放的语句……鬼知道他们会怎么想?”John的内心抽搐了一下。她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继续道,“他们会以此要挟或者嘲笑Maria,说我从小就是一个思想放荡的女人,然后整个Stuart会想要与我断绝关系!你知道在Stuart家族里,只有我父母真正明白我!而且他们想收回莱蒙利斯也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我作为我父母的独女几乎不可能战胜我那些堂哥们。而我妈妈的家族……我妈妈的……”
她突然不说话了。
“怎么了,Thea?”
“圣母玛利亚,我突然想起来……她原来正是姓Lynxel!她只在我很小的时候提到过一次,在我翻看自家家谱的时候我似乎也有看到过,只是我没有怎么注意,只知道那个家族已经没落了……噢,如果你没有更改过姓名的话——”
“不,我没有更改过姓名。”
“那你跟我是有一点血缘关系的。”
“天呐。”Thea向前倾的身子又重新跌回了座位靠垫上。他们在颠簸的马车里摇摇晃晃,自己更是心乱如麻。
“所以你知道我是怎么进入你们家的了吧。”John发现这已经瞒不过去了,“以及那个项链……是我小时候在柜子一角找到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怕政府连这个都要回收。但当时我也不想告诉你自己的身世——”
“所以你就默认那是你偷来的。为什么?”Thea觉得通常这个时候她的眼泪应该已经泛出来了,而现在却不知怎么的,她的双眼依旧干涩。她第一次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真正的感情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溢于言表了。她很难受,却无法表达地淋漓尽致,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John略敞开领口。
那个晃眼的项链居然还在那儿,扎在他起伏的有些出汗的脖子下方。仿佛嵌进了他的皮肤似的,仿佛已经与他合二为一。
“我永远不会弄丢它。它支撑着我一定要活下去见你,把你这个冷酷无情的小东西丢到海里去。”他坏笑了起来。
Thea有点喘。“我很抱歉。”
“你不用说什么抱歉之类的话。反正在我把你丢下去之后,我会把自己丢进地狱里的。”他挑了挑眉,整了整领子。
“所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本来就会发生的。”Thea努力把话题扯了回去。
“对。不过这也正说明……我们有希望在一起。”
“不,Stuart家族不想得罪Reed家族。你知道,他们当年谋杀了你们,而介于他们跟皇室有点关系,Lynxel又只是个小家族……”
“你是在用各种理由推托这件事吗?”他打断她。
Thea沉默了。
“也许吧。
John叹了口气。“我料到了。”
“对不起。在我没有确定前,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她补充道。
“随便你怎么想,不过我可不想我们像ElizabethⅠ和Robert Dudley一样*。”
“好了好了,我会尽量!现在先陪我去把那本该死的日记本找出来吧。”
“等我送完信。另外,你是不是把它放在某个上锁的柜子里了?因为假如Ivy Austin已经发现了的话,我们两个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没有,因为我父母不会看,我也没有多想。只不过被放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那就好办多了。”他的手指不经意间地又开始敲打起剑柄来了。
TBC.
*详情百科“伊丽莎白一世,罗伯特达德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