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2

这章可能上半段比较啰嗦。嗯。下半段可能比较刺激。

接下来可能一直就都刺激了。(您

下集预告:开启搞基新篇章。

暂时无糖。食用愉快。

◇◆◇◆◇◆◇◆◇◆◇◆

“噢,小姐!”是邻居的那位善良的保姆Helen应了门。

Thea非常惊讶。“你居然还认得我。”

“当然……当然。”她的声音有点哽咽,“我怎么可能忘记你……我是看着你从襁褓里的小可爱长成一位美丽的姑娘的……十几年了啊,我们家的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有女伴了,似乎关系还不错,夫人非常满意……”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对于你的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的。”Thea安慰她。

“我很抱歉……真的。”Helen平复了一下呼吸,接着压低了嗓门道,“自从莱蒙利斯被Austin那群人买下了之后,圣母玛利亚,简直是太可怕了。有一回我在赶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撞上了那家的小姐——上帝作证,我们只是碰到了!她的裙子完好无损并且非常整洁,除了那上面的一点淤泥——我猜她是去花园里的时候弄上的。那天刚下过雨——她硬要说这是我蹭在她身上的。她要我赔偿,还说出了很多难听的话……噢,我才不吃她这套。后来大概是她意识到了这事闹大就不好了,就愤怒地离开了。啊,如果她是普通姑娘,我早就要教育了。”

Helen是Thea的邻居——Williams家族的保姆,受过一定的教育,只不过特别喜欢小孩,所以选择了这份工作——而且Williams慷慨地给了她很优厚的报酬。她还不算老,是个能干的女人,大概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身材保持的不错。金色的一头卷发盘在脑后,拥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挺拔的鼻子以及动人的双唇——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从她青年时代就长出来的雀斑到了如今还是没有消去。她自己至今还没有结婚,大概已经一心扑在了Williams家的子子孙孙上了。

她在Thea面前滔滔不绝地数落着Ivy,似乎想把这几年来所有的怨恨都找个人痛泄一番才能好受些。最后,她翻了翻白眼道:“棒极了,我终于找到了听众。噢等等——等等!我非常抱歉!你来找我是有事吗?”

“不要紧,我很高兴能和你说说话。啊,是的,有事……比较麻烦的事。还希望你能够允许?”

“虽然这个家并不是我说了算,不过……好吧,我尽量!”她把他们请了进来。

“先生和夫人都外出了,家里只剩他们的小儿子以及一大堆佣人,当然还有我。”Helen汇报完之后又偷偷在Thea耳边问道,“他是你男友吗。”她指走在后面的John。

“噢,当然不是。”Thea也不知道自己何出此言,只是笑道,“朋友而已。”

“好吧……”她看上去若有所思,“那么,你今天是?”

“希望借密道一用。”

“密道?你想回莱蒙利斯?”

“是的。我需要拿回一样东西。”

“这倒可行……只是那里已经很久没人去过了,我见你们都长大了也就不再定期去那里打扫了,可能……会脏到你无法想象。”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Thea示意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着装,“你不用担心,我不介意。”

“不过莱蒙利斯已经是别人的财产了,你们就这样进去,被发现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处置你们。”

“我会尽量小心。”Thea让她放松,“我们也只是去拿回我自己的东西而已。一本本子……不成问题。”

Helen打开了密道的门。她的手莫名有点抖。

“快去快回。Williams夫妇不会乐意看到我擅自做主的。”

﹉﹉﹉﹉

“那个掏烟囱的伙计呢?”Thea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

“我让他在门外放风。加上帮忙清理烟囱,报酬是一先令。”John答道。

“希望信得过。”

“对了,这条路是通向哪儿的?”

“我的房间。好吧,也许现在已经是Ivy的房间了。”Thea哼了一声。

Thea努力回忆着以前走过的路线,John则在后面用粉笔做着记号。终于,她似乎确认了那个地方,稍微用力推了推墙壁。令人欣喜的是,它应声而开。

整个房间寂静地可怕。

但对Thea而言,更可怕的是,一眼扫去,这个房间与她五年前的映像竟然没有差别。

“John,在门里等我。”Thea轻声道。她没有想太多就悄悄走了出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越来越强烈的紧张感搅得她的胃附近有些难受。她知道自己不能杀人,所以一旦被发现了也就全盘皆输了。她想退缩,心想着自己把日记本藏得那么好是不会被发现的,但又不能够想象万一被发现了的后果将会怎样。

她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呼出。右手习惯性地握了握腰间的匕首,让自己的皮肤贴在金属武器上接收那一丝安慰。顿了顿,她向前跨出步伐。

“欢迎。”

Thea猛地转身并抽出了匕首。

完了,完了。

她冒着冷汗,脸涨的通红,眼前一阵晕眩。

是Ivy。她穿着条深绿色的束腰裙子,头上扎着一个夸张的蕾丝蝴蝶结,正坐在墙角的凳子上。几年不见,Thea觉得她变得有些奇怪——那自以为是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噢,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Ivy依旧用一副居高临下的口气说话。

为什么?Thea咽了咽口水。

“把他带进来吧。”

门被打开,一个人被扔了进来。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嘴里被胡乱塞进了一块木嚼子,上面的皮带紧紧地勒在他脑后。他看上去有那么一刻是愣住的,但紧接着突然尖叫起来。

Thea只能隐约听到“不!不……你这该死的……”之类的话,紧接着John忽然出现在她混乱的视线里,不由分说地就往那人腹部上狠狠打了一拳,并趁他昏过去后立刻扛起他就向那条密道跑去。

Ivy突然笑了起来。看上去得意且猖狂,仿佛她已经获得了全世界一样。她丰满的胸部起伏着,褐色的头发在她的肩上颤抖,毒苹果一样的嘴唇似乎永远都要因为这快乐而无法合拢了。

这一刻看上去是那么莫名其妙。Thea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喘着粗气,努力去挽回自己的理智并对John吼道:“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她的声音是发抖的,并且差点因为这疯狂的场面而扭曲。

“抱歉、抱歉……我真的很对不起。我——”John在跨进门前试图解释这一切,却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做到。于是他选择沉默。他宁愿赶紧逃离。

“什么?嘿!John?你快说话!你说话啊?Kimi是怎么回事,现在这——这又是怎么回事?John?John!”她尖叫道。

“你可以回去了。告诉Maria Stuart,下周的宴会上我父亲会签署将莱蒙利斯归还给你们的契约的。合作愉快,亲爱的。Maria听到这件事后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厚待你的,祝你愉快。”Ivy稍微控制了一下笑声,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倚在墙上对着John挥手,并依依不舍地看着瘫软在他肩上的Kimi。

“不……不,不,这到底——”Thea彻底放弃了,她猛地转头将Ivy扑倒并举起匕首,“你这个恶心的娼妓,你到底……你到底干了什么!”

Ivy惊叫了起来,一边躲闪着Thea疯狂的报复一边喊着侍卫。瞬间,Austin家里的管家和女佣全都冲了进来。Thea这才想起来她刚才的失态是多么愚蠢,但这时候想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试图拜托那些身强力壮的人对她的控制,结果却只是被死死地按住。匕首也被夺走了。她绝望地看着John跨进了密道,并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John——John!你这该死的,你不能这样!天杀的我诅咒你们全都下地狱,你们别想对我干什么!该死的,John!John!”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