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4

那是一个灯火通明却安静的傍晚。

浓雾与大雨掩盖下的伦敦仿佛一座空城。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只是时而有马车疾驶而过,啪嗒啪嗒地响。马灯的玻璃罩外面挂满了雨滴,与车身相撞也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里头的白色蜡烛晃荡着微弱的烛火,透过蒙雾的玻璃散发出了暗黄色的朦胧光芒,照亮面前的一小块路面。交织错杂的雨线不停地随风切换着角度,不安分地在定格的路灯与街边人家的烛光前一排排地舞动着。

Thea在雨里一阵狂奔。耳边呼啸而过的谈话声或马车声都像翻书页一样,哗啦一声便消失在背后的空气里。在她的世界里,一会儿安静一会儿吵闹,弄得她耳朵有些难受。于是她决定只听自己的呼吸声——喘两下吸一下——好一点了。但她还是止不住地心慌。

﹉﹉﹉﹉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Ivy对她说道。

“不行——”

“必须得走。”

“那也先等我搞清楚你们的交易。”Thea紧紧揪住她的项链——毕竟她抓不了其他地方,“我不是黑鬼,也不是物品。”她呲了呲牙齿。

“不行……好吧,反正你也跑不了。”Ivy又重新拾起了她以前的口气。她冷笑着,“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看你的家族会不会来帮你。”

Thea突然有些恼怒。看Ivy这样说话,必定是已经志在必得了。而且她也知道,这个婊子快活完了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一个更新鲜的人——不论男女。自己现在于她也只剩下纯粹的金钱利益了,而这事关她的家族,她才不会在这等重要的事上出问题。

“怎么还不放手?”Ivy抓住了Thea的手,抚摸着,“我也不是绝对无情的人。去吧去吧,让你死了心也好。”

﹉﹉﹉﹉

她终于来到了Maria的门前,疯狂地按着门铃。等待的时间简直像过了一个世纪,她叹了口气,想都没想就爬上了铁门,接着直接跳进了草地里。结果她的脚踝在下落的一瞬间狠狠地扭了一下,疼痛顿时就传遍了全身。

“该死!”Thea尖声骂了出来。但她依旧坚持着冲到了大门口,刚想伸出右手拍门就有人从里面开了门,害她险些跌倒。

“嘿,你是什么人……啊,Thea小姐?”那个护卫似乎突然紧张了起来,“对不起,主人现在正在准备晚宴,不方便——”

“主人?我就是你主人!”由于脚上的刺痛搅得Thea心烦意乱,一时完全忘了那些繁文缛节,海上养成的性情瞬间就冒了出来,“快把John Lynxel给我叫来!”

“恕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他们——”

“你他妈是听不懂我的话吗?!”Thea猛地一拍门。但这一击也拍醒了她的大脑。她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的形象可是Stuart家族的淑女,而不该是一个粗鄙下人的样子。她不安起来,但已经晚了。

“对不起,我不能放您这样的人进来。”那个护卫的口气瞬间就冷了下来,仿佛不屑与她这种人交流。Thea那强烈的自尊心又使她生气起来,只是现在再说别的也是徒劳。她干脆无视他,直接闯了进去。

“嘿,停下!听见没有,你——喂,快拦住她!”他叫了起来。

Thea片刻也不敢停留地向楼上跑去。脚踝上的痛像剧毒一样使她越来越虚弱,她只得双手轮流扶着楼梯扶手,靠一只脚以及一双手将自己向上扯去。身后佩刀的人已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已经能感到他们的手指尖快触到自己的衬衫下摆了。

她的泪水突然喷涌而出。

这算什么意思?自己在自己家人的屋子里还被驱逐——像驱逐小偷或者叫花子一样。那些护卫都是她小时候认识的人,其中还包括她的朋友或者她短暂爱慕过的。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什么,处在什么地位,为什么会干荒谬的事。

或者干脆问,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像一个失忆者一样。与曾经的生活格格不入,又不愿重回海盗地带;没有家,没有值得信任的朋友,还堕落到和自己憎恨的人做下流的事。

她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炸裂了,已经无法支配自己的意识与四肢了。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

“Thea!”

她猛地转过头。

Kimi?

她顿了一下,瞬间就被背后的人抓住了双手。

“住手,都住手!”Kimi吼道。

“可是——”

“叫你住手你就住手!”他一拳打了过去,并将Thea拉了过来,抱进了怀里。

她意外地跌进了一个真正温暖的地方,突然就克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发生什么了?”楼上突然传来了Maria的声音。

“糟糕。”Kimi立刻将Thea带进了房间。

“她——”

刚想出门的John突然瞪大了眼睛。

“你在干什么?快把她交出去!”

“你疯了吗?”Kimi尽量压低声音,“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没用的。”John还想说些什么,可却欲言又止。Kimi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拼命地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想跟我干架的话……现在就来吧。反正我是不会同意帮她的。”John说着。面无表情。

Maria正往下走来。

“你这天杀的……”Kimi对此无可奈何。他不由自主地抱紧了Thea,不知道还能如何安抚此刻正在哭泣的她。他看向别处,双手有些颤抖。

John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更加肯定了前几天Sean对他说的话。他一直不愿相信,只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了。这使他的心莫名被揪地难以忍受。

门被打开了。

“Austin先生,请把她带走。”Maria的口气像是在让客人把他家的佣人带走一样。

“该死的Ivy……抱歉了。”男人叹了口气,吩咐他的随从把Thea送回莱蒙利斯。

“不,Maria,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Thea死死地抓住Kimi不放。她努力将眼泪憋回去,并让自己的话语尽量通顺,“我需要知道这一切……Maria Stuart!”

“这一切都是你的随从干的,我还来不及感谢他……Lynxel先生——帮我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Maria移开目光,抬了抬下巴,“并且Austin先生似乎也获得了好处……对吧?”她看向那个男人。他回以点头。

“所以……这、这就是理由?”Thea觉得非常可笑,“我难道不是Stuart家族的人吗?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Maria双手交叉相握,“你对Stuart家族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顾及大局吧,只能牺牲你了。”

“这不公平!”Kimi叫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Maria一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对Austin先生道,“交给你处理了。快点吧,Emily还在等你回去。”说罢,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把她带回去。”Austin平静地对那些随从道。

“不……不不不!John,你说些什么呀!你倒是说话啊!John!John!”Kimi紧紧地抱住Thea,但还是一点一点地被他们拉扯开。Thea抽噎着,也紧紧抓住Kimi的衣服,却茫然地看向地面。

John依旧一言不发。

“嘿,John!John Lynxel!别让我再叫你……拜托了,拜托了……我求求你!你不会这样的,是吗?我乞求你,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说话呀!John!”Kimi说到最后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他们还是被分开了。

“够了!”护卫喝道。接着甩开Kimi的手,和其他人一起将Thea带了出去。

John看到她回了一下头。她的双眼充满了对他的厌恶。

“Fuck you.”

TBC.

评论
热度 ( 7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