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5

晨曦撕破了夜的幕布,透进了Austin先生所属公司门下的艾米莉号上木板的缝隙,缠绕着稳固的床架与干净的被褥,像森林里的点点阴翳一般泛着微弱的光亮。

Ivy掀开被子,感到海上微热的温度使她的床铺有些粘稠。她打了个呵欠,接着却听到了Thea越来越明显的小声抽噎。Ivy把光滑的腿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并搁在了被子上,突然顿感清爽的凉意。上好的丝绸睡衣将她美妙的臀部遮住,一头浅金色的蓬松卷发铺散在棉布床单上,有些则轻巧地落在肩头、脸颊以及手上。她的长睫毛扇着看似纯良实则阴郁的蓝色眼睛看向Thea那被暗红色头发覆盖的颤抖的后背,两瓣浅玫瑰色的唇微启却欲言又止。

大概是听到了Ivy那有些不同于熟睡时的骚动,Thea有气无力地开口道:“你醒了?”

“嗯。”Ivy终于放松地翻了个身,平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眼睛盯向天花板上的一片空白。

“我们要去哪里?”她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绪。

“我也不知道。”Ivy回答道,叹了口气,“我父亲拒绝向我透露。不过他们肯定是要去某个有熟人的地方谈生意,所以不用想,我大概猜的出我们正在横跨大西洋——去往美国。”

Thea一愣。正是从伦敦驶向美国的这条航线上突然冒出来的一艘海盗船让她失去了所有,所以在她听到这句话时不由自主地一阵不安。尽管当时是碰上了John和Kimi,不过她现在却极端地厌恶与其见面。于是她只能祈祷这些日子能风平浪静。

“不会出事的。”Ivy将右手伸进被窝,摸索到了她的手,并给予了安慰的一握。

“……谢谢你。”Thea差点儿就要沉浸在Ivy的温暖中了。她突然醒了过来,吸了吸鼻子,用正常的声音问道,“你为什么对我改变了态度?”

“你不喜欢这样吗?”

“我觉得有些别扭。”Thea伸出手,把额前的碎发向后拨去,并捋了把脸。她抱住被子,眼神游离,“这几天……你们使我感到绝望。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所以,请你不要如此亲近我。”

“那么……按你的说法,难道你准备呆在下层船舱的那间禁闭室里吗?”Ivy甩了甩头发,把手垫在了枕头下面。

Thea顿了顿,有些愤怒:“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她回头瞪了Ivy一眼。

“嗯哼。”她侧过头。

她的笑容该死的迷人。

但紧接着,她突然抓住了Thea的手,紧紧地盯着她:“家父准备把你我还有一些女仆一起卖给一家妓院,这就是他们的生意内容。家道中落,由于他们的贪婪,几近破产。朋友也不愿意帮忙,伦敦的那个家是唯一的财产了,但父母不愿意透露,毕竟即将到来的这笔钱足够使他们重振家业。别小看了那家妓院……以及我本身就擅长和男人打交道。中途会有艘船来劫持并带我们回家,虽然那艘船上的人你可能并不想见。”她迅速而又小声地叙述完这一切后,又恢复了正常音量,“准备去喝一杯吗?”

“一个父亲竟然会卖他的女儿?我不相信!”Thea皱了皱眉头,轻声道。

“我是他的私生女,我的亲生母亲是个妓女——她现在大概正在目的地等着我们。继母很讨厌我,我也就放纵自己随意玩乐,故意不让她好看。”Ivy看向别处,“我以前讨厌你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太幸福了。你的家庭,以及你的朋友——”她突然打住了,紧紧握着Thea的手。

“有人停在门口,聊些什么、赶紧聊些什么!”她快速耳语道。

“噢,等会想喝咖啡……再来点儿面包?”Thea紧张了起来。

“嗯哼,同时希望厨房还有腌肉和酒。”Ivy用拇指轻抚着Thea的手背,边看着她边聆听门口的动静。

等到脚步声似乎远去了,Ivy叹了口气,樱桃色的嘴唇似笑非笑。她掀开被子,站了起来,用手撩了撩那一把长发。顿了顿,她开始翻找起自己的衣服来。

Thea疲惫地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斜躺着看着她。

“那艘船……你是指John?”她问道。

“嗯哼。除了那对兄弟,好像还有一个姓Reed的。”Ivy回答道,并丢给Thea一把刀,“我们会安全回到伦敦的。在之后即将到来的战斗里,唤醒你的内心吧。”

﹉﹉﹉﹉

皮靴不停地来回踏着木质地板,给整个船长室充斥了满满的烦躁和不安。终于,Kimi愤怒地把笔往桌上一摔:“停下!”

John猛地刹住了脚步,同时呲起牙齿,深吸了一口气,又沉重地呼了出来。

“你在这儿焦虑半点用都没有。”Kimi抬眼瞥了瞥他,“看在海浪的份上,既然一切都是按计划行动,你就没有必要叹气。”

“噢,她不会原谅我的,这跟有没有按计划走不能相提并论——”他仿佛没有听见弟弟的话。

“那你就不要同意那个该死的计划!”Kimi吼了起来。

“拜托,冷静一点儿,孩子们。”Sean剔了剔牙,叼着那根牙签嗫嚅道,并满不在乎地看了看自己发黄的手指指甲。

“闭嘴,蠢货。”John侧了侧头。

Sean晃了晃脑袋,挑了挑眉。

深吸一口气后,Kimi重新开口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们就要尽可能地呼应她们,这样大家都能平安回家。”他的眼神稍稍偏斜了一下,“尽管一些人拒绝透露事实使我们的表演都天杀的真实,也确实瞒过了Austin家的人,不过我并不准备原谅他们。”

John刚想开口,又被Kimi打断:“现在,我需要你们完美地配合我。在暴风雨到来之前,乘着东南风追上艾米莉号,找到Thea Stuart和Ivy Austin,杀死Austin先生,其他人都抓起来连船一起送他们下地狱。”

“全部?”Sean笑道,“哇,这可真不像你。”

“我早就不是之前的我了。”Kimi双手一撑桌子,离开座椅,走向门口。他呲了呲牙齿。

“一个不留。”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