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6

这是一趟颇为漫长的旅行,而此时此刻距离他们从伦敦港启航只过了五天左右,船上的气氛也沉默至极。船主Austin先生禁止Ivy和船长或护卫以外的船员交流,理由是“粗鄙的下人不配与小姐说话”。他每天都和船长两个人呆在房间里议论纷纷,拼命地抽烟或者喝几杯劣质朗姆酒,时不时推开那扇作为阻挡恶臭味的屏障的门去看看Ivy有没有老实坐在自己的床头阅读一些对心灵有益的书籍(其实双方都只是装装样子)。对于经常坐在卡帕多西亚地毯上背对着门写东西的Thea,Austin先生只是随意扫去一眼,吩咐厨房给这两个女孩准备相同的食物,仅此而已。

但姑娘们的房间里就不这么沉默了。白天的时候一般门口不设置守卫,又趁着波涛和船员发出的巨大声响,Ivy和Thea每天都会进行一些尽量不发出太大声音的准备。她们借着偷来的布料匆匆缝制了两套能够凑合的帆布马裤,除了必要的敷衍,剩余时间则基本用来更加熟练刀的使用方法以及个人隐私。虽然只过了短短五天,她们却感觉仿佛已经过了好几个月。对于即将到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测,更何况是在这一片迷人却又空虚的汪洋之上,她们甚至都不能确定那群代表着天堂的恶棍们能否顺利拦截艾米莉号。万一Austin和船长已经更改了航线也说不准,亦或是路遇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更和麻烦。

想到这里,Thea不禁烦躁地叹了口气。

“又在紧张吗?”Ivy挥出了第一百下,接着把刀收回了鞘里。

“这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啊,Ivy。”Thea伸手用指尖摆弄着羽毛笔上的柔软东西,“Austin先生可是赌上了他的前景做的这笔交易,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遵守原来的航线让一群肮脏的家伙随随便便地就上了他的船?海盗一定会在考虑范围之内,不然他就是个十足的傻子。”她叫道。

“海上的确说不准。”Ivy把自己扔到了床上,随手扯过被子盖在了身上,“不过更改航线的可能不大,近期天气比较不太平。只是我担心的是他们追上了,却打不过。”Ivy扯了扯衣袖,“他们那艘破破烂烂的三桅帆船是不敌这艘类似军舰的船的。”

“速度也比不过吗?”

“速度?速度有用吗,用来逃跑吗?在此之前,艾米莉号上的士兵会先端起步枪对准他们的脑袋。”Ivy白了她一眼,“他们说有他们的办法,让我们尽管相信他们。”

“天呐,这种不确定性会让我窒息的!”Thea不满地抱怨道。

“那你还想怎么办,质疑你的最后一丝希望吗?”Ivy啧了一声,“你不要总是抱怨和叹气,我的脑袋要被你撕裂了。”

“我没有!”Thea跳起来反驳。见Ivy摇了摇头,她抬了抬手,拼命地想要表达什么却找不到任何合理的措辞,于是尖叫道,“好吧,这样,我承认我是在抱怨!但我无法克制我自己!天杀的谁知道我们会怎么样——”

“嘘。”Ivy瞪了她一眼。Thea愣了几秒,随即被突然闯入的人吓了一跳。

“小姐,先生请您出去一趟。”

Ivy发现父亲站在上层甲板上,手里拿着望远镜和酒瓶,脸颊微红。她提起裙摆,走上楼梯。

“您找我,爸爸。”

“看看。”Austin先生将望远镜交给了女儿,接着喝了点酒。

她接过它,咽了咽口水。

她认出了那艘船。虽然从镜片里望过去,只有模糊的几小片白色布片。

Ivy控制了一下情绪后交还望远镜,抬起头,用平淡的语气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那艘船跟了我们好几天了。”

我的天呐。

“不过他们好像每次都往别的地方开去,但第二天他们又会绕回我们的视线。”他停顿了一下,“我把你叫来,只是为了让你辨认一下是否认得那艘船。”他眯了眯眼睛,“看来……你不知道。”

“是的。”

海上强烈的风与阳光惹得他们睁不开眼。但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Ivy眼里流动的一线熠熠的东西依旧躲不过Austin先生那双狐疑的眼睛。他收起望远镜,停顿了一会儿,说:“我们下楼聊会儿,Ivy。”

“很乐意与您在厨房里闻着咖啡的香气谈谈。”

“不。”Austin先生向船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又低头看向Ivy,“我们就站在左舷边上。”

“为什么?”

“我正好想吹吹风,不好吗?”他往楼下走去。

“可是爸爸,站在那儿我的皮肤会——”

“让你奶油一样的脸和身体都见鬼去吧,小婊子!”Austin先生回头就是一耳光甩在了Ivy脸上。接着,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继续往下走去。

Ivy强忍住脸颊火辣辣的刺痛感以及条件反射性的眼泪,跟着Austin先生来到了下层甲板。

其实样貌如何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站在如此显眼的地方,Austin先生的目的显而易见。

“告诉我,我的女儿。”Austin先生瞥了一眼被晒得滚烫的翻卷的船舷,没有愚蠢到把手搭上去,“你是不是都知道了些什么。”

Ivy惊讶于父亲会不给一切客套的可能而直接切入话题:“知道什么?”她笑了笑,“难道还有些我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需要我知道吗?”

“哼,肮脏的母猪。”Austin先生毫不留情地啐了一口。

Ivy的笑容有些僵硬。但紧接着,她熟练地继续展开她那硬扯出来的、邪魅的微笑:“我希望能听到一个您这样称呼我的理由,爸爸。”

“不许你叫我爸爸!”Austin先生突然间脸涨得通红。这时,船长走了过来,点头示意了一下。在Ivy回复他屈膝礼的时候,她听到那个人说道:“那艘船是朝着我们的方向来的。您认识她吗,先生?”

大概是那艘越来越近的船以及Ivy不屈服的表情让他无法冷静下来,他吼道:“我怎么可能认识那艘破船——并且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愿和理由去认识!这简直太荒谬了,赶快调转方向!”

“可是先生,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不能做这么轻率的决定……何、何况假如您要甩开她的话,现在再调转方向已经太晚了……”

“见鬼去吧!那艘船和那上面的人都是从地狱来的恶魔,他们是邪恶的——他们要来破坏我的计划!”Austin怒吼道,一拳砸向Ivy的脸,使她倒在了地上。

“快把这个……被酒精折磨成魔鬼的可怜虫送回房间去……”Ivy抬起头,对船长说道。但可悲的是,船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您说什么,先生?计划?”船长看上去一脸茫然,“您不是说这是一次旅行以及顺路做生意……”

“你被骗了!”Ivy忍不住吼道,“他是在把你们往一起无比龌龊的交易里面拖,万一出事能够将责任全部推卸在你们身上——”

“你果然都知道了!”他猛地把酒瓶砸碎在Ivy面前的甲板上。她瞬间吓得哆嗦起来,双腿瘫软,拼命地想冷静却毫无办法。她的双手紧紧地互相握着以掩饰发抖的双臂,脸上是彻底的疼痛。阳光照得她浑身发烫,冷汗却烦人地挂在身上。

“我们该怎么做,船长?”大副跑了过来。他示意那艘船和艾米莉号近得已经能看清双方的成员了,并且对方一直升着表示友好的旗帜。

“和他们谈谈。”船长用力克制自己慌张的内心。

“那是艘正常的西班牙商船,先生。”大副说道,“我猜他们只是想和我们打个招呼,顺便交换点东西。”

这时,Austin先生突然说话了:“有可能。”他叹了口气,“不妨和他们谈谈。”他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船长也松了口气,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地去通知船员了。

Ivy有些惊恐。她尝试着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双眼恰好能越过模糊的船舷边缘看到对面的那艘船。

毫无疑问,最高桅杆上的旗帜以及所有船员的面孔都清清楚楚地表明他们是西班牙人。但不会错——她肯定认得这艘船!这艘无止号……炮口的数量、帆的样子,就算是上面的细小刮痕她都完美地记得。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上面的人她都不认识?Kimi和Sean呢?他们在哪里?他们的船员呢,怎么一个都没有?

正在Ivy崩溃地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Austin先生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先到厨房里去,并禁止她回房。

TBC.

评论
热度 ( 4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