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Sin and Saint[重制版]

兄妹/轻微骨科/(为啥这两个都被lof和谐了

我非常暴躁。

刚买的咖啡不小心洒到了手边一沓刚刚誊抄完毕的课堂笔记上,昏暗的房间里顿时布满了带有嘲笑意味的玛奇朵香分子。我瞥了一眼空白的文档,努力想把注意力从忘记保存文档转移到被弄脏了的笔记本上。我闭上眼睛,抑制了一下快要崩溃的情绪,开始边清理桌子边试图乐观地把今天忘掉。正当我想到卢卡斯家那只整日昏睡的懒猫的时候,门铃响了。

他一脸木讷地跌进了门槛,半湿的西装配上敞开的领口和松垮的领带,前额的碎发丝丝贴在紧实又苍白的皮肤上。我愣愣地看着他,差点忘了水龙头里的水仍在欢快的往外流着,脑子里一团糟。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关切或是着急的意思(这对前一秒还沉...

{ 2017-08-06 /8 /10 }
 

入了化境的爱真是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不管是洛丽塔还是蝴蝶君…
美到极致,遍地荒凉…

{ 2017-04-20 /28 }

>>>随想[正能短篇/不定期日常]


我认为自己是十分邪恶的,但又以诸如这是人类的本性之类的理由去消除内心的罪恶感。拜托,我相信不止是我一个人这样。

我现在浮躁的很。马上临近地理高考,又明明还有许多不稳定的成分在内,却疲于做题和去问问题。在学校里,我总是抓紧一切可能的时间去完成作业,甚至课外练习;上课时挑着重点听,无聊的时候适当放松一下神经,在回家路上把今天该背的东西背完第一遍。至于第二遍或者更多,那得看心情了。然而一回到家,我就感到十分劳累,所以饭后的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永远是交给网络的。过后觉得,自己该做点有意义的事,于是去健身、休息、完后洗澡。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后基本已经九点半了。再进行一下睡觉前的工程,就已经十点超过。心里边...

{ 2017-04-12 /5 /4 }
 

拿坡里的猫[猫武士AU]

快三年没碰猫文了...这文笔生硬地我越写越尬...然而还是决定一存这劳动成果...若有感兴趣的...感激涕零_(:з」∠)_

1.
北冰洋刺骨的风雪拍打在船身上,为这木制品裹上了一层白色的冰霜,似一片晶莹的糖衣。在这冻冰的时间里,躲在船舱一角的玫瑰池微弱地抖动着自己僵硬的胡须,忽然无比悲哀地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

她杀死了自己曾经爱过又背叛了自己的猫,她失去了童年的挚友,她的弟弟被折磨致死,而她则好不容易逃脱了那个血腥的战场,却又不小心上了一艘海盗船。她只能默默地收敛起自己暴躁的脾气,用无比温顺的、背叛了武士精神的行为获得了那群莽夫中一只雌两脚兽的喜爱,并成为了两脚兽们无聊的海上生涯的一个玩物...

{ 2017-03-03 /1 /14 }
 

兔耳朵帽的脑洞.....♫ヽ(゜∇゜ヽ)♪

{ 2016-11-05 /5 }

觉得自己最近特别迷...

喜欢在草稿纸上摸鱼...

(图1是根据猫眼自己yy的人物)

{ 2016-09-21 /8 }

>>莱昂纳多的风

这是一篇莫名其妙生出来的文......仅仅是为了帮基友赶暑假作业而写的......她喜欢我就满足了_(:з」∠)_
首次尝试现代背景......忍不住夸大了我跟我哥的故事......艰难地憋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
(当然对话是编的他是不可能说出那种有营养的话的,,Ծ^Ծ,,)

================

你躺在病床上,无聊到睁着眼睛数自己的左手上有几根汗毛。右手背上扎进了一根针,你感觉它时不时地会勾一下你的肉(荒谬的想法)。细管另一头连着头顶上正规律有序地打点滴的生理盐水袋,像时间一样仿佛还要滴答亿万年。
你的整个左腿被大号弹力绷带缠绕着,强烈的麻醉使你根本感觉不到脚趾头的存在...

{ 2016-08-29 /2 /6 }
 

Endless#17

Thea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努力想辩识门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她只能听到模糊的喊话声并且认识到了Ivy许久未归的事实。她有些慌乱与茫然,情不自禁地转身去取枕头下的匕首。

突然,一只湿漉漉的胳膊从身后袭来猛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在她转头的同时一根手指迅速抵上了她的嘴唇。

“冷静点,我们来了。”Kimi紧紧盯着受到惊吓的Thea,然后放下手,喘了口气。

Thea下意识地舔去了唇上的水滴,但立刻举起手用袖子狠狠地擦了几下:“你让我吃了一口盐!”

“没那么夸张。”Kimi笑了笑。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Thea拍了拍裙摆。

“潜过来的。”Kimi拧了拧衣服上的海...

{ 2016-08-11 /5 }
 

Endless#16

这是一趟颇为漫长的旅行,而此时此刻距离他们从伦敦港启航只过了五天左右,船上的气氛也沉默至极。船主Austin先生禁止Ivy和船长或护卫以外的船员交流,理由是“粗鄙的下人不配与小姐说话”。他每天都和船长两个人呆在房间里议论纷纷,拼命地抽烟或者喝几杯劣质朗姆酒,时不时推开那扇作为阻挡恶臭味的屏障的门去看看Ivy有没有老实坐在自己的床头阅读一些对心灵有益的书籍(其实双方都只是装装样子)。对于经常坐在卡帕多西亚地毯上背对着门写东西的Thea,Austin先生只是随意扫去一眼,吩咐厨房给这两个女孩准备相同的食物,仅此而已。

但姑娘们的房间里就不这么沉默了。白天的时候一般门口不设置守卫,又趁着波涛和船员...

{ 2016-07-25 /4 }
 

Endless#15

晨曦撕破了夜的幕布,透进了Austin先生所属公司门下的艾米莉号上木板的缝隙,缠绕着稳固的床架与干净的被褥,像森林里的点点阴翳一般泛着微弱的光亮。

Ivy掀开被子,感到海上微热的温度使她的床铺有些粘稠。她打了个呵欠,接着却听到了Thea越来越明显的小声抽噎。Ivy把光滑的腿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并搁在了被子上,突然顿感清爽的凉意。上好的丝绸睡衣将她美妙的臀部遮住,一头浅金色的蓬松卷发铺散在棉布床单上,有些则轻巧地落在肩头、脸颊以及手上。她的长睫毛扇着看似纯良实则阴郁的蓝色眼睛看向Thea那被暗红色头发覆盖的颤抖的后背,两瓣浅玫瑰色的唇微启却欲言又止。

大概是听到了Ivy那有些不同于熟睡时的骚...

{ 2016-07-11 /11 }
 
1 2 3 4 5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