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魔都高三史地生,将持续四个月打卡(o゜▽゜)o☆[BINGO!]

四年,从我最初爱上航海最疯狂的时候开始,止于如今的追求和平和安逸。我不会欣赏影视作品,只凭其给我带来的视觉冲击和体会来评论它。《黑帆》和我看过的《海盗史》中海盗的真实情况是类似的(虽然黑胡子和韦恩的死因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不去管他)。自己做过研究,所以能称自己是了解他们的。弗林特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代表了某一类海盗的悲剧人生。出身良好,前程似锦,却由于和上级意见不合之类被迫逃亡到拿骚。他被告知爱人去世,妻子最后也被枪杀,最终抱着孤注一掷的信念和同样绝望的黑人联盟一起和整个英国对抗。他不希望世人盲目地认为所有顶层人员都是文明的,更不希望他们认为所有罪犯都是残暴的。(写到这里我想到杰克拉克姆去费城...

{ 2017-05-09 /21 }

入了化境的爱真是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不管是洛丽塔还是蝴蝶君…
美到极致,遍地荒凉…

{ 2017-04-20 /4 /39 }

四年了♡

{ 2017-04-15 /9 }

🎉 Only four days left!!!!♬(ノ゜∇゜)ノ♩

#图侵删#

{ 2017-01-25 /12 }

又不认真做作业了...

{ 2016-09-18 /3 }

美丽的怪物。

我爱他。

{ 2016-08-31 /2 /20 }

Endless#17

Thea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努力想辩识门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她只能听到模糊的喊话声并且认识到了Ivy许久未归的事实。她有些慌乱与茫然,情不自禁地转身去取枕头下的匕首。

突然,一只湿漉漉的胳膊从身后袭来猛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在她转头的同时一根手指迅速抵上了她的嘴唇。

“冷静点,我们来了。”Kimi紧紧盯着受到惊吓的Thea,然后放下手,喘了口气。

Thea下意识地舔去了唇上的水滴,但立刻举起手用袖子狠狠地擦了几下:“你让我吃了一口盐!”

“没那么夸张。”Kimi笑了笑。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Thea拍了拍裙摆。

“潜过来的。”Kimi拧了拧衣服上的海...

{ 2016-08-11 /5 }
 

Endless#16

这是一趟颇为漫长的旅行,而此时此刻距离他们从伦敦港启航只过了五天左右,船上的气氛也沉默至极。船主Austin先生禁止Ivy和船长或护卫以外的船员交流,理由是“粗鄙的下人不配与小姐说话”。他每天都和船长两个人呆在房间里议论纷纷,拼命地抽烟或者喝几杯劣质朗姆酒,时不时推开那扇作为阻挡恶臭味的屏障的门去看看Ivy有没有老实坐在自己的床头阅读一些对心灵有益的书籍(其实双方都只是装装样子)。对于经常坐在卡帕多西亚地毯上背对着门写东西的Thea,Austin先生只是随意扫去一眼,吩咐厨房给这两个女孩准备相同的食物,仅此而已。

但姑娘们的房间里就不这么沉默了。白天的时候一般门口不设置守卫,又趁着波涛和船员...

{ 2016-07-25 /4 }
 

Endless#15

晨曦撕破了夜的幕布,透进了Austin先生所属公司门下的艾米莉号上木板的缝隙,缠绕着稳固的床架与干净的被褥,像森林里的点点阴翳一般泛着微弱的光亮。

Ivy掀开被子,感到海上微热的温度使她的床铺有些粘稠。她打了个呵欠,接着却听到了Thea越来越明显的小声抽噎。Ivy把光滑的腿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并搁在了被子上,突然顿感清爽的凉意。上好的丝绸睡衣将她美妙的臀部遮住,一头浅金色的蓬松卷发铺散在棉布床单上,有些则轻巧地落在肩头、脸颊以及手上。她的长睫毛扇着看似纯良实则阴郁的蓝色眼睛看向Thea那被暗红色头发覆盖的颤抖的后背,两瓣浅玫瑰色的唇微启却欲言又止。

大概是听到了Ivy那有些不同于熟睡时的骚...

{ 2016-07-11 /11 }
 

Endless#14

那是一个灯火通明却安静的傍晚。

浓雾与大雨掩盖下的伦敦仿佛一座空城。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只是时而有马车疾驶而过,啪嗒啪嗒地响。马灯的玻璃罩外面挂满了雨滴,与车身相撞也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里头的白色蜡烛晃荡着微弱的烛火,透过蒙雾的玻璃散发出了暗黄色的朦胧光芒,照亮面前的一小块路面。交织错杂的雨线不停地随风切换着角度,不安分地在定格的路灯与街边人家的烛光前一排排地舞动着。

Thea在雨里一阵狂奔。耳边呼啸而过的谈话声或马车声都像翻书页一样,哗啦一声便消失在背后的空气里。在她的世界里,一会儿安静一会儿吵闹,弄得她耳朵有些难受。于是她决定只听自己的呼吸声——喘两下吸一下——好一点了。但她还是止不住...

{ 2016-04-26 /7 }
 
1 2 3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