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高三停更一年,请不要取关我...
拜♡托♡您♡了(人'∀'*)・+♡

Endless#17

Thea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努力想辩识门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她只能听到模糊的喊话声并且认识到了Ivy许久未归的事实。她有些慌乱与茫然,情不自禁地转身去取枕头下的匕首。

突然,一只湿漉漉的胳膊从身后袭来猛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在她转头的同时一根手指迅速抵上了她的嘴唇。

“冷静点,我们来了。”Kimi紧紧盯着受到惊吓的Thea,然后放下手,喘了口气。

Thea下意识地舔去了唇上的水滴,但立刻举起手用袖子狠狠地擦了几下:“你让我吃了一口盐!”

“没那么夸张。”Kimi笑了笑。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Thea拍了拍裙摆。

“潜过来的。”Kimi拧了拧衣服上的海水,并不去管那张被弄湿的土耳其地毯,“Sean Reed认识一大帮西班牙水手——在出海前还不知道他有这等能耐——也许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得他们结下了天打雷劈都分不开的深厚友谊,恰好这回带着他们来比较掩人耳目。而我们,则趁机潜上来。”

“噢,我感谢他以及其他水手们的慷慨。”

“小姐,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水手……他们是海盗。”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这辈子都要为海盗卖命去感谢他们的慷慨了吗?”她翻了翻白眼。

“也并不一定……您可以换种方法以示您的感激,小姐。”Kimi看了她一眼。

“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够为这个道歉——别那样叫我。”Thea侧过头,对上了他的眼神,“Thea就可以了。”

“好吧,我道歉。”Kimi笑了起来,低下头,“Thea,我可以吗?”回应他的是笑容以及回吻。

然而Sean的突然闯入打断了他们的美好时刻。“噢,抱歉!”他下意识地说道,眼里闪过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

“失礼了,小姐。”Kimi回过头,清了清嗓子,“你们怎么样了?”

“别跟我说你没有听到门外的打斗声。”Sean边说着,仿佛要证实自己的话似的沉默了几秒。瞬间,刀剑刮擦以及开枪的声音直入耳膜。这突然的听觉冲击让他们觉得刚刚那几秒自己可能聋了。“很成功,先生。”Sean继续道,“这些西班牙菜鸟们决定跟这群英国佬认真较量一下。”

“很好,虽然我也不指望他们有多能打,帮忙拖个时间就好。”Kimi在踏出门之前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问道,“Ivy呢?”

“之前她被Austin先生叫走了,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Thea答道。

“八成是在船长室,应该不会出事。Sean.”

“Aye.”

然而当他们刚刚走出去之后,从窗户里又翻进来一个人,而Thea刚想脱掉麻烦的裙子。她有点尴尬。

“怎么,你和你弟弟都生活在海底吗?”她生气道。

“不,Thea你听我说。你……你可以继续,抱歉。”他决定不再解释什么,“我刚刚往船长室看了一眼,我觉得我在进去之前肯定会被踢下去的……但Ivy指了一个方向,我大概就确认了你在那里,于是我就过来了。”

“所以呢,Ivy怎么了?”Thea焦急地盯着他。

“被她父亲关在船长室了,我看到了Austin先生关门然后反锁,并且隐约觉得他手上拿了个不友好的东西。”John耸了耸肩。

“噢,该死。”Thea刚想拉开上衣,却停顿了一下。她表示不解地看着他,“很好,你既然一点都不想避开的话。”她瞪着他,愤怒地脱掉裙子,裙撑以及裤子和袜子,最后是她的束胸。她没有亚麻上衣,因为她用帆布衬衣代替了。她把这些衣服甩到床上,又从床垫下翻出马裤,迅速穿上后回头瞥了他一眼,“怎么样,满足了?”

回过神来的John表示抱歉:“不,我没有……”

“没有什么?很好,我真希望你能被海怪撕成碎片。”她将Ivy的刀扔给John,手上紧握自己的匕首。一双棕色裸足在柔软的毯子上蜷缩了一下,接着立刻坚定地向门外肮脏粘腻的木板而去。

﹉﹉﹉﹉

“我驭船航行。

期待着,

每天的黎明祝福海洋。

像一个朝圣者,

穿一件帆布马裤。

不带任何行囊,

在海上漂流。

唯有神圣的大海。”

Thea突然想起了这首歌。她突然觉得空虚和无力,仿佛这首歌是对她的诅咒一样。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像被什么东西驱使一般抬头向最高桅杆看去。果然,她看到Sean正坐在上面,悠闲地喝酒。

“该死的,他怎么还有心情。”John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忍不住叫道。

Sean Reed似乎也看到了他们,微微一笑。

“Thea!”突然的吼声将她拖回现实。回头之际,John已经跟Austin先生打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他脸色苍白,吃力地抵挡着John巨大的力量,随即又瞥了一眼Thea,“姑娘,我建议你脱掉这身可耻的东西——你是贵族淑女,你不该跟这群人混在一起。”

“那真令你失望了。这群人至少比你要好的多。”说罢,她立刻绕开了他们,冲向船长室。

“Ivy!Ivy!”她猛地拍着门。

回应她的是从一个洞中伸出的手:“Thea!快把刀给我,我可以把锁撬开!”

Thea这才想起来自己只有一把刀,而她需要用它防身。“噢……太糟糕了,我把你的刀放在John那儿了!他被Austin先生拖住了。”

“那这样,你身边有人吗?”Ivy问道。

“暂时没有!”

“快把你的匕首给我,我很快就能弄好了。”Ivy喊道,“你不会有事的,Thea,况且有我在你身边你能更安全。”

她同意了,将小刀塞进了门洞里。

“上帝保佑,你要快点!”Thea非常紧张。

“一定。”Ivy扭动着门锁,“你能告诉我那艘船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刚开始还担心来着……”

然而一阵惨叫声打断了她的话。

“Thea?Thea?”她叫道,心头一凉,“你在吗?回答我!”

她没有听到印象中的回复,为之代替的是一个粗鲁的撞门声。接着,一个西班牙海盗冲了进来。他站了一会儿,随即小心翼翼地进入这个房间,同时环顾四周。

突然,他被头顶上的一阵嘎吱声惊到。他猛地抬头,却连对方正脸都没有看清,便被一刀扎中额头,向后倒去。

TBC.

评论
热度 ( 5 )

© THEA. | Powered by LOFTER